亚博网页版

中国乡村,能否走出一条“个性化振兴”之路?

发稿时间:2023-01-05 14:18:13   来源:半月谈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新时代我国农业农村农民发展指出了新目标、新任务和新路径。2018年2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做了全面具体部署。

  乡村振兴大方向既定,具体的方式如何抉择?特别需要关注的是,在广大农村无法忽视的巨大差异性和难以回避的不平衡性面前,什么样的振兴模式,可以将参差多态转化为共同富裕的炬火、持续变革的活力?遍历中国东中西部的实地调研,一个关键词在我们眼前浮现——个性化振兴。

  1

  为何要个性化振兴

  对于今日中国乡村而言,个性化意味着什么?

  中国乡村地理环境与资源禀赋千差万别,人群生活方式与生计模式也就千差万别;五千年文明史留下的烙印多样多变,文化传统与风气习俗也就多样多变。这就决定了我国现存近60万个村庄的复杂异质性。没有一个模子刻出的两个村庄,这样的五光十色,本身就是乡土中国重要的遗产,就是面向未来的可贵价值。

  河北隆化打造“四季草莓”生产基地,促进农民增收,助力乡村振兴

  乡村是人的聚合,自人情社会、熟人社区脱胎而来的中国乡村,个性也体现在社会运行的多个维度。基层治理模式的选择,如何选贤任能,如何“摆平理顺”,可以有个性;村庄凝聚力的形塑,如何厚植良好风气,如何团结邻里力量,可以有个性;村庄走出一条日新又新的道路,如何经济做强,如何发展优化,取舍决断间更彰显个性。不断生成生长的乡村个性,包孕着乡村发展种种可能性,机遇的火花在此闪烁,探索的潜能于焉释放。

  对于今日中国乡村而言,何以能够个性化?

  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正与脱贫攻坚战的全面胜利相衔接。站在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启程时刻,农业农村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逐步落实,诸多新理念赋能的农业现代化不断铺开,是乡村个性化振兴的历史方位,也是乡村个性化振兴探索前路光明的底气所在。

  2

  个性化振兴的图景应是怎样的

  个性化振兴应是自主化振兴。乡村振兴走向个性化,要激活和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和首创精神,令广大农村群众可以按照其自身愿景探求乡村发展方式,挖掘家园的能量与价值。在乡土上,农民生长于斯,发荣于斯,与乡土有割舍不断的血缘地缘纽带,与当地要素资源、发展优势、社区风貌、文化基因具有天然的内在联系,他们对乡村的了解、体验和认同都是外人无法比拟的,他们是乡村振兴的主体,更是乡村个性化振兴最需要重视和依恃的力量。

  乡村振兴走向个性化,特别要考虑农民的感情寄托、理解农民的思路指向,依靠农民动力源、调动农民积极性、提高农民参与度、反映农民新期盼。相应地,设计乡村振兴政策措施,更要广泛征求农民意见、符合农民意愿、获得农民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让个性化振兴得以真正落实。

  个性化振兴应是创新式振兴。无创新,即无个性。一个村庄与其他村庄采用雷同的发展模式、套路化的治理方式,难言个性化振兴。在提倡差异化发展的思维下,需要认识到,差异的活性需要以创新的水准来维持,而创新的水准又取决于人的素养的提升。个性化振兴在此就需要接通乡土中国的知识转型,要让广大农民有更好、更充分的机会提升自身文化素养,拥抱当下创新潮流。只有个性化振兴的实践者掌握了一定的学习能力,始终保有向世界开放的眼界,个性化的未来,才不至于无以为继;个性化的方向,才不至于发生根本偏差。

  当然,个性化振兴中的创新因子,也须立足于乡村自身条件。创造性与乡土唯有紧密抟合,创新才能有汩汩不竭的活水滋养,振兴路上才能有层出不穷的新意绽放。

  个性化振兴应是合力式振兴。乡村振兴虽曰“个性”,但不能“独”,不能单打独斗。从村庄内部说,村集体与党组织应有效配合,共同动员起村庄合力,动态吸纳意见,形成合理的谋划平台;从村庄外部看,可善用形势政策,可依托市场力量,更可兼收并蓄多元治理力量,实现经济要素合理重组,治理资源尽其可用。百姓有心气,能支持;政策有余地,能鼓劲;外部力量既专业,又确实有先进的经营理念。多方合力之下,必然形成共赢局面。

  3

  个性化振兴之路如何走稳走实

  从乡村的个性特点出发找准自己的发展路径,是个性化振兴的“起手式”。不过,这条道路要走稳走实,还需要注意一些问题,小心一些陷阱。

  首先,讲求个性化发展,不是不能借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人家的好经验好思路往往可激活自家想法、打开自家视野,只是简单照搬则不可取。

  据了解,仅在陕西,试图学习小有名气的乡村旅游特色村袁家村模式的村庄就有近60个,但真正复制这一模式获得成功的乡村寥寥无几,原因在于这些乡村停留于表面复制,未能耐心学到其精髓,更未能将新项目与当地生产生活紧密结合。

  其次,一些地方在推进乡村振兴中急于求成、刮风搞运动。有的强行推进村庄撤并、赶农民上楼;有的在规划和建设中追求整齐划一、集中建房,乡村失去了独特的味道和特色;有的在产业布局上出现重复、雷同现象……个性化振兴任何时候都不能搞“大水漫灌”,施政者需要给基层多一点空间,自己多一些耐心。

-

  山西灵丘红石塄乡车河社区群众在收获有机南瓜 柴婷 摄

  吸取了这两方面的教训,要实现乡村个性化振兴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施政者何为?目前看来,可能需要抓好以下几方面——

  一是要保持足够的定力,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不搞层层加码,不搞一刀切,不搞形式主义,杜绝形象工程,更不能越过改革底线,犯颠覆性错误。

  二是结合各地实际情况,分类指导、精准施策,注重同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同当地文化和风土人情相协调,特别是各地在编制省市县层面乡村振兴规划的同时,要更加重视编制乡村层面的振兴规划或实施方案,突出乡村的特点、体现乡村的多样性、差异性,突出乡村内部功能的多重性、乡村之间功能的互补性。防止在缺少科学规划或方案的情况下就盲目推进、随意推动,防止忽视乡村差异性多样性盲目模仿、千篇一律,防止脱离实际盲目攀比、功能雷同。

  三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鼓励各地探求符合乡情村情实际且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优势产业和项目,善用市场力量实现乡村个性化的“脱颖而出”。(本文第一作者为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

  无中生有:自然山水来入股

  半月谈记者 孙亮全

  “除了地盘大,什么也没有:要钱没钱要人没人;1000来亩坡梁地,种下作物能把本收回来就不错了;山上养的牛羊也是有一年没一年,今年挣钱明年赔。”这曾是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红石塄乡的写照。

  2013年以来,灵丘县凭借与首都经济圈、雄安新区相比邻的地理优势,以及发源于北岳恒山深处的唐河下游直入白洋淀的自然资源优势,通过改革与规划,激活山水资源,努力探索“空间变资源、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股金、村民变股东”的振兴路。

  灵丘县邀请在乡村建设领域有丰富经验的建筑师团队进行整体规划设计,以唐河大峡谷自然风光、北魏历史文化及有机社区农业为构架,进行乡村近远期规划与建设。

-

  车河有机养殖基地

  红石塄乡党委书记燕文星介绍,试点从上车河、下车河两个村庄开始,由78户182位村民联合成立“灵丘县道自然有机农业专业合作社”,并将其作为经营主体,与帮扶企业组建了车河有机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

  村民先将承包的耕地、林地、四荒地及整个区域内的山川、河流、峡谷等全部“入股”合作社,合作社再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给开发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开发公司前3年每亩每年支付社员土地流转金500元,此后每隔3年递增5%。开发公司利用流转的土地以及山林资源开展有机种植、养殖等项目,项目盈利后合作社可获得30%的分红。同时按照约定,企业用工也要优先使用两村村民。

  经过几年的发展,车河社区1000多亩耕地已完成流转,杂粮、蔬菜等有机种植700余亩,有机鸡养殖超3万多只,有机羊养殖5000多只。同时,政府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开发公司投入资金,铺设天然气管道、整修田间道路、新建新型农居65套作为村民安置房。

  目前,在车河,一座座石墙青瓦的家庭小别墅错落有致地点缀在青山绿水间,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开始以公司员工身份上下班。农业总产值已经由改造前的19万元上升到2020年底的2200万元;人均年纯收入由2300元提高到了1.85万元,翻了8倍。

  车河经验扩展到全乡后,上、下沿河村也变了样子。家乡面貌的改善,吸引了外出的年轻人返乡,他们带头做起了漂流、餐饮、民宿。“独特的山水环境,使村子成了附近省市人们的休闲目的地,夏天客人络绎不绝。”灵丘县青年创业者协会秘书长、灵丘县青创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俊腾说,这些项目每年给村集体也带来20多万元收入。

  点评:山西大同市灵丘县红石塄乡用市场手段,将此前难有产出的山、水、林、田、河资源激活,变成资金、股金,吸引企业投资、运营,与村民建立合理的利益链接机制,发展出高质高效的有机农业和宜居宜业的美丽乡村。目前,贵州盘州市舍烹村、山东淄博市博山区中郝峪村等同样通过产权制度改革,实现了资源变资产、村民变股民的转变,盘活乡村资源,激发乡村活力、释放乡村潜力。

  引凤入巢:新老村民“复活”诗意

  半月谈记者 董小红/高搏扬

  一边是种茶采笋、染布制陶的田园生活;一边是理念改变、携手致富。成都蒲江县甘溪镇的明月村,通过引进“新村民”,挖掘自然资源禀赋和传统文化底蕴,以此带动“老村民”走上共同富裕之路。

  步入明月村,仿佛走进一个诗意世界。村道干净整洁,连路边的垃圾桶都“戴”着村里的传统斗笠,古朴可爱。

  走进村道旁一幢白色的房子,门口挂着简简单单一块小牌子——远家。这是一个集民宿、手工教室、咖啡馆、书店、服装店等业态于一体的乡村文化空间。已在明月村生活6年的远家负责人张小喜说,村民的淳朴热心让他感受到久违的人情味儿,他决定留下来。当时,他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个服装品牌。留下后,张小喜惊喜地发现,明月村不仅曾经有染布的传统,村里的土壤还非常适合一种草木染原料“蓼蓝”的生长。

-

  青黛蓝染设计工作室向游客传授蓝染工艺技巧

  为利用好当地的自然资源,张小喜带着团队到外地学习草木染技艺,学成后回村给当地“老村民”培训。他还带领团队,为村子制定了专门的草木染发展规划,让这门技艺在村里“复活”。在他的带动下,越来越多“老村民”意识到传统技艺是个宝藏,主动参与进来。

  35岁的“老村民”蔡琼此前一直在外地打工,了解到村里正在发展草木染技艺后,她回村从头学习,目前已是远家草木染手工艺体验馆的一名讲师。“一个月四五千元,跟我在外打工收入差不多,还能顾着小孩和老人,很不错。”

  明月村的发展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引凤筑巢”。蒲江县不仅成立了明月村“引凤筑巢”项目工作领导小组,凝聚各级力量组建园区党委,成立旅游合作社、乡村研究社、社区营造研究机构等社会组织,共同参与村级治理。该村还争取了187亩国有建设用地指标,盘活集体建设用地和闲置宅基地资源,为明月村“引凤入巢”提供了启动器。

  政府还搭建新老村民对话平台,加速新老村民融入。最近,38岁的“老村民”江维打算转型做生态农业,面对日益增加的管理维护成本,他有点支撑不下去。通过新老村民对话平台,一些“新村民”了解情况后,主动入股加入江维的生态种植项目。“有了大家的支撑,帮助我解决了初期的资金和技术难题,现在慢慢好起来了。”对于村子的未来,江维很有信心。

  目前,村里引进了蓝染、陶艺、篆刻、艺术咖啡、剧场、音乐酒馆、主题民宿等51个文创项目,引进像张小喜一样的“新村民”100余名,着力打造文创旅游产业,2020年接待游客23万人次,旅游收入达3300万元,带动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7万元。

  甘溪镇党委副书记左艳鹏说,当地还根据村里发展的文创产业改善基础设施、美化环境,助力农旅加速融合。

  点评: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让各种人才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到乡村振兴主战场建功立业,可以说是实现乡村振兴的最有效路径。蒲江县明月村“引凤筑巢”,引导“新村民”带动“老村民”,为基层注入了新生力量,为乡村凝聚了创新活力,双方良性互动,共同形成了乡村振兴的持久引擎。当下,不仅仅是明月村,许多地方已经将人才引进与培育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在重庆,提出开展农民职称评审工作,将乡村人才支援作为结对帮扶的重要任务,同时探索建立“智慧乡村人才超市”,为城乡人才资源流动建好平台。

  点醒传统:荒山长出艺术区

  半月谈记者 熊家林

  破竹、烤色、去节、分层、定色、刮平、划丝、抽匀……经过数道传统工序后,江西萍乡市湘东区江口村村民张理萍从本地种植的慈竹中抽取出一条条竹丝。捏着这些比头发宽不了多少的竹丝,他开始耐心细致地帮瓷器“穿衣服”。

  张理萍是手工竹编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是瓷胎竹编第五代传承人。瓷胎竹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以竹丝为材料编织瓷器的“外套”。一件完整的瓷胎竹编作品需要一名熟练工匠花费近30天时间、经过84道工序才能全部完成。

  湘东区优质竹资源丰富,为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带动乡亲们一起致富,曾在“瓷都”景德镇从商的张理萍回到江口村,建起了竹艺中心和竹编博物馆,手把手传授村民瓷胎竹编指尖技艺,先后培养吸纳了30多名村民进入竹产品加工行业。

  看着摆台上“身价”从几百元到数万元不等的竹制工艺品,半月谈记者产生疑问:虽然制作精良,但价格不菲的产品如何卖出去呢?

  “靠单一产业是难以盘活村庄集体经济的,多个产业相互融合促进,才能有效带动村民致富。”江口村村支书杨文群介绍,为帮助这个基础较差的穷山村,2020年在湘东区委、区政府支持下,江口村先后引进三石竹艺中心、零799艺术区、油葵花草种植基地等项目,三产融合帮助村庄发展文艺经济。

-

  零 799 艺术区

  说话间,他把半月谈记者带到零799艺术区。这座荒山“长出来”的艺术区,共吸引30多位艺术家入驻,从高空看去像一座白色“艺术宫殿”。

  “乡村振兴中,农村房屋‘穿衣戴帽’,村民的观念和素质也在革新。”零799艺术区艺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张佰桥说,艺术区成为村子的“引流利器”。今年5月,艺术区与亚博网页版合作推出社会实践展,大量艺校生、游客等前来写生旅游,这里一时间成为“网红打卡点”。

  江口村62岁的老刮瓷工陈云发今年放下刮刀拿起画笔,在艺术区跟班学习。凭着对绘画的兴趣,陈云发白天刮瓷晚上画画,如今已经是周边乡镇小有名气的画家。江口村这样的农民画家并非孤例,他们卖出去的画都成为江口村对外展示的窗口。游客带来的消费力在江口村催生出农家乐和民宿,进一步增加了农户收入。

  引流、体验、推品……江口村依靠竹艺馆、艺术区、花木园等文艺产业,走上“农旅艺”乡村振兴快车道。一二三产彼此支撑促进,让这个空壳村摇身成为集体经营性收入50余万元的文艺山村。

  点评:依托乡村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发展乡村特色文化传承,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的一大抓手。在发展的过程中,仅靠生产单一的特色文化产品,很难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江西萍乡市湘东区江口村让村民以“主人翁”身份参与到乡村振兴进程中来,三产引流,二产推品,一产体验……让有劳力者做农业,懂市场者做加工,有创意者做服务,产业间相互促进,形成良性循环,真正实现了乡村个性化振兴。目前,在浙江丽水莲都区、山西平遥古城等地,一些建设者还通过文化IP的打造与授权运营,实现特色文化资产的商业变现。

  再造产业:“职业茶农”种“金叶”

  半月谈记者 骆飞

  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坪山仡佬族侗族乡大坪村曾是省级深度贫困村。近年来,昔日零星散布山野的茶树资源在脱贫攻坚中被逐渐“盘活”,成为支撑大坪村发展的主体产业,一个民富村靓的“茶香之村”正在出现。

  大坪村原有茶园1200亩,零星散布在广袤的山林中,种植分散、管护粗放、附加值低,尽管茶叶品质好却始终打不出“产业好牌”。

-

  李本源了解村民种茶情况 骆飞 摄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担任新华社驻石阡县大坪村第一书记的李本源和村支两委干部一起探索解决产业难题。他们多次邀请中国茶叶研究所专家进村培训村民,指导他们科学管理茶园,并在此基础上培育“职业茶农”。“以前任由茶树生长,舍不得修枝,跟着专家学,修枝、剔果能保障茶叶营养,品质更好。” 首批学员李永忠在培训中受益匪浅。

  2020年,在新华社帮扶下,大坪村兴建了茶叶加工厂,提升了大坪村产业深加工能力。村民王元兵感慨道:“以前村里没有加工厂时,大家采茶青往往是‘采一篼,留半树’,就怕采多了卖不出。现在采多少都能卖,根本不担心,价格也不错。”

  茶叶加工厂技术负责人钟声亮介绍,这两年,加工厂每年平均向村民收购150多万元茶青,每斤茶叶保底收购价格高于全县茶叶同期市场价一两元,最大限度让利村民。大坪村以茶叶加工厂为依托,在前期组建村级合作社的基础上,又不断将分散茶农组织起来,做大做强茶产业,增加了村集体收入。

  2020年初,大坪村引进贵州钾天下茶业有限公司承包茶叶加工厂。公司负责人林荣峰说:“公司把春、夏、秋、白露茶拼配起来,开发了全新红茶饼产品,口感、耐泡程度等实现突破。”如今,大坪村拥有了自己的茶叶品牌——“紫孔雀”。

  大坪村茶园实现全年生产后,村民茶青收入较仅采春茶时增收近3倍,带动800多名村民稳定增收。为提升茶叶销售量,帮扶工作队还多渠道推销茶产品。2020年,大坪村的茶叶以直播带货、网店销售等实现400万余元销售额。

  坪山乡党委书记田地介绍,大坪村一方面积极搭建平台,吸引更多村民返乡创业就业;另一方面建立“反哺机制”加强乡村公共、公益服务。

  村党支部与承租企业联合设立助农公益金,企业将茶产品销售额的3%作为公益金,用于奖励生产,表彰善行等。“建设美丽乡村,大家都有责任和义务,反哺让各方既是参与者,也是受益者。”李本源说。

  点评:乡村振兴不仅仅是单纯的投入资金,而是要构建出产销相衔接、贸工农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体系。大坪村在夯实特色产业基础上,积极构建政府牵头、企业助力、村民参与相互协同的合作机制,全村将村支两委、企业、村民拧成一股绳,各自立足于自己的优势,持续聚焦茶叶产业发展,同时完善利益分配机制,增强了村集体经济,增加了村民收入,提升了企业效益,让各方能共享茶产业发展的成果,变多元利益需求为共同的振兴致富的发展目标服务,持续释放特色产业强村富民的红利。

友情链接: